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 快眼看书 大叔受 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GV

更新时间:2020-01-25 08:19:25

《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 快眼看书 大叔受 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GV 连载中

《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

来源:互联网 作者:安若夏 分类:婚恋主角:厉水瑶,白若兰

这回本人呈现给各位小说迷们安若夏原创小说《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主人翁是厉水瑶,白若兰,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试读 有好戏看了。听到厉水瑶咬牙切齿地质问声,大家侧头,目光再次齐刷刷看向了苏澜。苏澜乌黑浓密且泛着光泽的秀发随意的扎着,有一缕发丝优美的垂在耳际,身穿红色长裙,搭配同色系羊皮底高跟鞋。出门走的急,她没化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好戏看了。

听到厉水瑶咬牙切齿地质问声,大家侧头,目光再次齐刷刷看向了苏澜。

苏澜乌黑浓密且泛着光泽的秀发随意的扎着,有一缕发丝优美的垂在耳际,身穿红色长裙,搭配同色系羊皮底高跟鞋。

出门走的急,她没化妆,只是随意的涂抹了一下口红,鹤立在这一众妆容精致的名媛千金和娱乐圈影视明星以及时尚圈嫩模面前,容颜气质依旧毫不逊色。

她冷傲地扬着下巴,美眸冷眼盯着昂首阔步,迈着寻仇步伐,气势汹涌地朝她走来的厉水瑶,声音清脆响亮。

“投了个好胎冠了个厉家小公主的头衔,就真以为自己是不可一世的公主了?给若兰道歉!”

“你居然叫我给一个发型师道歉?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们家店长见了都要卑躬屈膝好生巴结的人,她一个发型师,你一个三流演员,有什么资格让我道歉?”

厉水瑶自一出生就过着众星捧月的生活,向来只有别人跪在地上给她磕头道歉认错的份,要她给一个区区发型师道歉,她不由得觉得苏澜像极了马戏团里的小丑。

——滑稽至极!

“厉小姐心里也清楚,需要卑躬屈膝巴结讨好你的是店长,不是我们!”苏澜目光清清凉凉地扫向她。

厉水瑶贵为厉氏集团董事长孙女,自幼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心气难免不了要比常人高一些。

“我看你活的不耐烦了,找死!”

然而她的手才刚举到半空中,就被苏澜一把扼住手腕,随之另一只手抬起来就对着厉水瑶的脸狠狠地搧了几个耳光。

出手快又狠。

厉水瑶一阵头晕眼花,脸上泛着火辣辣的疼,她神色恍惚怔仲地看着苏澜,这是第一次有人敢这般打她,感觉特别不真实。

仿佛做了一场噩梦。

苏澜将她一把推开,任由她狼狈地跌到在地,然后身姿笔挺地站在原地,居高临下,长发飘逸,目光冷冽,且气势十足,宛如女王一般俯瞰厉水瑶,红唇轻启,字字掷地有声。

“厉小姐,我不管你出身有多高贵,你们厉家势力有多庞大,但仗势欺人也是要看对象的!若兰是我朋友,我不准你欺她,你就不能动她一根手指头!否则下次,我一定不会就此罢休!”

众人再次被苏澜强大的气场震慑。

苏澜见厉水瑶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心里颇为解气,便转头挽着白若兰手臂莞尔一笑:“走吧亲爱的,我过两天要出演一部民国戏,这次帮我弄个复古点的发型。”

白若兰神色恍惚地跟着苏澜的脚步走,一黑,一红,两条长裙,随着高跟鞋咔哒咔哒离开的脚步声,颇具画面感的在空中荡出一个又一个优美的弧度。

朋友?

史蒂芬细长的眉头皱出一个讶异的弧度,紧跟着苏澜进入了白若兰的工作间:“澜澜,你和白大设计师真的是朋友?”

史蒂芬表示对苏澜白若兰是朋友这件事很怀疑,因为他从来不曾听苏澜提起过。

“嗯。”

“必须是朋友。”

回答这话的人不是苏澜,而是白若兰。

她一边准备做发型的工具,一边侧头笑看了史蒂芬一眼,“因为我是她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所以,必须是朋友。”

“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史蒂芬说话的声音一下就尖锐了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情?”

说这话时,史蒂芬黑亮的眸,一瞬不瞬地凝着苏澜,明显有些生气,这么惊险的经历竟然不告诉他,还当他是朋友么?

“就是怕你知道了会担心,所以当时才故意没告诉你的。”苏澜翻阅着一本时下最流行的发型图集,没抬眸瞧史蒂芬。

“是地震。”白若兰声音徐徐道,“当年我在日本度假,不幸遇上了地震,楼陷进了地里,我的四周都是尸体和废墟。”

“我的腿受了伤,被一个人压着,在那个阴暗潮湿的狭小空间里动弹不得,我被困了一天一夜,没有水,没有食物,陪伴我的只有无边的恐惧和越来越浓烈的绝望。”

“不过,我并没有因此放弃生的希望,我用砖头,用我残存的力量,敲打金属物件,发出SOS求救讯号,后来澜澜听到了。”

说到此处,白若兰垂眸看着面色沉静的苏澜,目光柔和的笑道:“当时很多人都劝她放弃,说她听错了,但她始终坚信自己的耳朵,坚信她没听错,坚信那堆废墟底下还有人活着。”

“正是因为她这种始终相信自己永不言弃的坚持,她拼命的扒砖头,求救援队前来帮忙,然后才在无数具血淋淋的尸体中扒出了我。”

听了白若兰的话,史蒂芬瞠目结舌的目光在苏澜身上来来回回:“好巧,我当年也是因为小苏澜救了我一命,所以才和她成了朋友。”

“若兰,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是苦命的人。”史蒂芬目光憨笑着回到白若兰脸上,有一种找到同伴的喜悦,不想却惹来苏澜当头一棒。

“小白和你才不一样呢,人家是军区司令的女儿,命好着呢。”苏澜轻描淡写地道出白若兰家庭背影,史蒂芬脸上笑容一秒僵住。

“纳尼?你父亲是军区司令?”天,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同病相怜的苦命人,没想到又是一个苏澜一样,有着豪华套餐出生背景的大咖。

“没什么了不起的,都是虚名。”白若兰谦虚地道。

的确。

她的父亲是一名军区司令,在军方大院长大的她,从小就有一股不畏强权不为半斗米折腰的铮铮血性。

同苏澜一样。

白若兰没有公开自己强大的家庭背景。

知道她们真实身世的人并不多,否则,Candy就不会看不起苏澜而一味的巴结讨好厉水瑶,而厉水瑶亦会看在白若兰父亲是军区司令的份上,对她礼让三分。

这家名流美容美发店其实并不是只有白若兰一位出色的顶级发型设计师,只是白若兰设计的风格都比较适合走在时代尖端的年轻人,所以才备受时尚名流圈众多年轻女子的青睐。

而这家店有一个男性发型设计师,则备受中年女子的青睐,他叫Jimmy,是慕韶华的御用发型师。

为了在今晚苏老太的70寿宴上艳压众宾客,慕韶华今日早早就来名流美发店。

Jimmy的工作间与白若兰的工作间相隔并不远,因此,慕韶华将苏澜白若兰与Candy厉水瑶之间的争斗,全都看在了眼里。

陪同她一起来做头发的还有苏丹雪。

苏丹雪气呼呼矗立在门口,目光阴沉沉地盯着白若兰工作间的门。

“妈,你说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底气,连厉家的小公主都敢揍!当真是因为学长相中了她,所以她才敢这般目中无人为所欲为吗?”

话落,苏丹雪狠狠地将袖口处的一个装饰纽扣给扯了下来,那用力凶狠的模样,仿佛扯的不是纽扣,而是苏澜的头颅。

慕韶华一声不吭的听着苏丹雪满是羡慕妒忌恨的话语,最后等Jimmy做完最后一个定型的工序之后,才缓缓开口。

“丹雪,你和水瑶自幼就情同姐妹,眼下她被人欺负了,你这个好姐妹,是不是应该过去安慰她几句?”

慕韶华这句话犹如画龙点睛之笔,苏丹雪前一瞬还阴鸷狠戾的脸,这一秒就眉开眼笑。

瞬间茅塞顿开。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厉水瑶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受了委屈和羞辱,还将牙齿咬碎往肚子里咽的人。

如今苏澜让她当众丢脸,颜面扫地,事后,厉水瑶一定会变本加厉地还给苏澜,而她,只需在厉水瑶跟前再添几把火,没准儿就能置苏澜这个贱人于死地。

“瑶瑶。”苏丹雪轻唤了一声,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去。

“雪儿?”这时的厉水瑶已经被Candy从地上扶了起来,她看到苏丹雪,甚是欢喜,“你来的正好!我刚被一个下九流的小贱人打了,走,替我报仇去!”

没等厉水瑶迈开脚步,苏丹雪就一把拽住她手腕,劝道:“别去了,那个苏澜不是你能够招惹的起的。”

“我招惹不起?”厉水瑶宛若听到什么天方夜谭一般笑开了嘴,她扬手指着自己,“这座城市就属我们厉家最有钱有势,你居然说我惹不起她?苏丹雪,你确定你不是在同我开玩笑吗?”

“没开玩笑。”

她倒是想开玩笑,可事实上,有了厉珒撑腰的苏澜,的确有在这个城市横行霸道,且连厉水瑶见了都得礼让三分的资本。

苏丹雪看到大家都用好奇八卦的目光等候着她的下文,心底深知这是一个抹黑苏澜的机会。

“哎,瑶瑶,你就不要再去找那个苏澜的麻烦了,她后台真的很硬,你要是把她给得罪了,你爸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你这话什么意思?”厉水瑶瞳孔微缩了起来,她父亲是出了名的花心,这些年换女人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勤。

“什么叫得罪了苏澜,我爸第一个饶不了我?难不成她还是我爸新给我包养的小妈不成?!”

厉水瑶一想到她父亲又有可能在外面做了对不起她妈***事,说话的分贝一下就高了好几个度,使得整个屋子里人,一时间全都开始怀疑苏澜是厉水瑶父亲包养的xiǎo mì。

毕竟影视明星被富豪包养在娱乐圈是常有的事,一些想要借机将苏澜拉下神坛的艺人,立即将这消息发给了娱记。

精彩评论:

在婚恋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厉水瑶,白若兰)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婚恋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安若夏)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