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凤血江山》凤血江山女主最爱谁 主角是殷凌澜,卫云兮的小说 凤血江山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20-02-01 08:31:48

《凤血江山》凤血江山女主最爱谁 主角是殷凌澜,卫云兮的小说 凤血江山章节目录 已完结

《凤血江山》

来源:互联网 作者:冰蓝纱 分类:宫斗主角:殷凌澜,卫云兮

冰蓝纱经典小说《凤血江山》由冰蓝纱新出的宫斗风格的网络故事,主角殷凌澜,卫云兮,情节余音绕梁,非常比较不错。书中主线围绕:她定定看着在昏黄灯下拿着金盏饮酒的病弱俊美男子,实在是想象不出他就是令南楚人人闻风色变的龙影司的统领殷凌澜!龙影司,直属当今皇帝的鹰犬走狗,哪里有他们哪里就有血腥遍地。他们是皇上豢养的一群可怕的豺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定定看着在昏黄灯下拿着金盏饮酒的病弱俊美男子,实在是想象不出他就是令南楚人人闻风色变的龙影司的统领殷凌澜!

龙影司,直属当今皇帝的鹰犬走狗,哪里有他们哪里就有血腥遍地。他们是皇上豢养的一群可怕的豺狼,毁灭一切对皇上不敬,有异心的人。他们不听命于任何一个衙门,也不听命于任何一个皇子大臣,他们只听命于皇上一人。他们似看不见,却又似水银落地无孔不入。有人说,天底下没有龙影司不能查到的案子,也没有龙影司不能去的地方,更没有龙影司做不到的事。最近几年随着南楚皇上日渐老迈,对人疑心更重,于是更加倚重只忠于他一人的龙影司。

殷凌澜,这全权执掌龙影司的统领,皇上更是下了一道圣旨认他为义子,宠信有加。

他年纪轻轻,手段却异常冷酷残忍。他常年病体支离,一袭浓灰重裘从不离身,身上不带兵器,只手指上带着一副用玄铁打造的指套。他对属下刻薄寡恩,对犯人酷爱用刑,刑部的新添一十八件新刑讯就是他亲自设计督造……他的传说在南楚越传越可怕,行踪越来越令人捉摸不定,可是得到皇上的恩宠却是一日比一日更甚。

若说起来,慕容修是殷凌澜名义上的二哥。自然今晚这建王府的后花园对他的双重身份来说自然是可以来去自由。

卫云兮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殷凌澜,身上的狐裘似开始着了火一般,让她浑身不自在。

殷凌澜淡淡抬眼看她的煞白脸色,遂低头轻笑:“卫小姐别担心。今日之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的声音带着几许萧索几许落寞,仿佛他总是被人惧怕,拒之千里的孤独。

卫云兮心中不知怎么的微微一软,想了想坐回椅上,看了一眼已西沉的月亮,自嘲一笑:“无所谓,反正我的名声已不能再坏了。”

殷凌澜手中微微一顿,半晌才道:“卫小姐受委屈了。不过慕容修比起慕容云,于卫小姐来说更合适。”

卫云兮一听,不由哈哈笑了起来,她笑得很突兀,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十分骇人。殷凌澜面色未动,静静看着她笑。

卫云兮笑完,仿佛脱了力,拢着狐裘缩在椅中,冷冷地说道:“可是慕容修恨卫家!”

殷凌澜漂亮的眉头一皱:“他恨卫家?”

卫云兮清冷一笑:“连我父亲都被他骗了,还以为他是真心求娶我的。”

她说着又饮下一杯酒。这时她才真正知道酒的好处,入口甜而绵长,五脏六腑仿佛被熨帖而过,每个毛孔都舒展开。今夜的痛楚与羞辱仿佛已是隔世发生的事。酒意渐渐上头,她苍白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身子觉得轻盈了许多。

她怔怔地笑:“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是命运骗了她还是慕容修骗了她?总之,她知道一切都已滑向自己最不愿意走的一条路上。

她一杯接一杯地喝,声音渐低,身上的狐裘那么暖和,暖得不想还给他。她一边喝,一边笑,笑中带着泪。渐渐的她的声音消失。殷凌澜再看时,卫云兮已伏在案几上沉沉睡去,半湿的长发搭在莹白肩上,睡梦中她的眉尖微颦,万千愁绪都仿佛聚拢在其中。

他看了许久,伸出手似想要抚平她的眉头,可是那修长白皙的指上指套映着烛光,冷光掠过他的眼底。他的手停在半空中,终于慢慢收回。今天的喜酒吃得这么难受,实在是出乎他的意外。

“挽真。”殷凌澜淡淡唤着。他清冷的目光落在那一张含泪熟睡的倾世容颜,看了许久,这才说道:“送她回去吧。”

“是。”挽真不甘愿地应道,回头道:“华泉,你帮一把手。”隐在阴影处的抱剑少年上亭来,正要扶起卫云兮。

“等等。”殷凌澜忽地开口:“我来吧。”

“公子!”挽真吃惊地叫道。

殷凌澜却已俯身打横抱起沉睡的卫云兮:“带路吧。”

华泉一怔之后不再吭声,在前面飞快领路。

殷凌澜抱着她一路穿廊走户。她那么轻盈,身上的淡香飘来与记忆中的那一道重合,令他有那么一刹那恍惚。黑夜那么黑,令人看不清前路,而她就乖乖伏在他的怀中,一如记忆中的那一张小脸,仿佛下一刻就会仰起头,对他甜甜一笑:“哎呀,澜哥哥,我该走了!嬷嬷该找我了。”

记忆中的欢笑声随着岁月渐行渐远,心猛地痛了起来。

他抱着她的手不由缩紧,怀中的人儿仿佛感到了不适,呢喃:“不,慕容云,不是这样的……不是……”她的呢喃撞入他的耳中,像一记闪电划破他脑中重重迷障。

他顿住脚步,前面走的华泉察觉回头,疑惑地看着他:“公子,就在前面不远。”

殷凌澜把怀中的卫云兮交给他,淡淡道:“你带她回房。慕容修要是知道的话,就报上我的名字,就说卫小姐若是少了一根寒毛,龙影司不会放过他。”

淡然的话语带着从容的冷酷。

“是!”华泉面上一肃,低头应道,抱起卫云兮飞快离开。

殷凌澜看着他离去的方向,一股浊气忽的涌上,他不由捂住苍白的唇,弓着身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声一声,压抑凄凉。

“公子为什么要帮她?”挽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殷凌澜刚要开口,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他咳得脸色泛起两抹不正常的潮红。挽真面露不忍,恨恨跺了跺脚,急忙上前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掏出一颗药让他服了下去。

她眼中焦急:“药已经不多了。”

“不碍事。药吃完了再找他要。”殷凌澜淡淡地说。

挽真听了,声音带着哭腔:“可是公子,他不会提前给药的,到时候你毒发的时候……”她还没说完,殷凌澜就冷冷看着她。

挽真被他的目光吓得一哆嗦,连忙跪下:“挽真错了。”

殷凌澜扶起她,淡淡道:“回去吧。”一抬头已是冷月无声东坠,该看的都看到了,今后该怎么做却又是多添了几分变数。她嫁了炙手可热的建王慕容修却并不快乐。何止不快乐,她那么难过。

难道错了吗?他皱眉费力地想。是哪里出了错?

“吩咐龙影司的捕影去查,为什么慕容修会恨卫家。”他淡淡吩咐道。

挽真起身,抹了眼角的眼泪,看着幽暗廊下那一袭孑然瘦削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又问道:“公子为什么一定要帮卫小姐。”

殷凌澜顿了顿,许久,他淡淡道:“她是很早以前的一位故人。”

他记得她,可是她却已经忘了他了。也不怪她。当年那些人在的又有几个?当年那一场变乱敢铭记于心的又有几个?只要她还活着那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风吹过,吹散了身体好不容易聚起的温热,那么冷。殷凌澜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终于慢慢消失在回廊的尽头。

精彩评论:

冰蓝纱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宫斗文,但他却是宫斗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宫斗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冰蓝纱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殷凌澜,卫云兮)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