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夫人在上:国师大人太妖孽》夫人在上国师大人太妖孽 圣水 夫人在上:国师大人太妖孽架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4 12:04:27

《夫人在上:国师大人太妖孽》夫人在上国师大人太妖孽 圣水 夫人在上:国师大人太妖孽架空小说 连载中

《夫人在上:国师大人太妖孽》

来源:互联网 作者:花生米豆 分类:架空主角:姚初蝶,闻言

主角叫姚初蝶,闻言的网络创作是《夫人在上:国师大人太妖孽》,它是作者花生米豆原创的一本架空网络故事,书中主线围绕:红布唰的在众人注目下平摊在地上,前一秒还立于殿上的星芝浮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姚初蝶见这熟悉场景,一时激动差点大声喊了出来。这不是魔术吗?可不用事先布置舞台就能做到的又能称之为魔术吗?满殿死一般的寂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红布唰的在众人注目下平摊在地上,前一秒还立于殿上的星芝浮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姚初蝶见这熟悉场景,一时激动差点大声喊了出来。这不是魔术吗?可不用事先布置舞台就能做到的又能称之为魔术吗?

满殿死一般的寂静,方才送去红布的宫女刚满14岁,还站在布料的旁边,哪见过这等怪事。突然她哇的一声,跌坐在地上惊恐的嚎了起来。

墨皓轩坐于原位早已面如死灰,星辰国虽素来信奉祭神大人,钟爱鬼神之事,但只被其它国家当作一种巩固皇室的手段。但如今照此情景来看这位死里逃生的星辰公主究竟是人是鬼,亦或是?

一束金黄四瓣的花朵溢出蜜糖般的香气突然出现眼中,墨皓轩忙看向花根部,方才消失殿前的星芝浮兰正手执奇花,笑得如一沐春风:"星辰国三宝之一的摹心兰送予陛下,浮兰此举乃我星辰皇室世代相传之秘法,教陛下受惊了,请陛下降罪!"

墨皓轩闻言定下心神,伸手接过造型奇特又美丽异常的摹心兰,朗声言道:"星辰公主秘法绝妙,是为大开眼界,赏锦缎一百匹、珠宝三十箱,赐银牌一个可自由出入皇宫各殿!"

墨渊国后宫专属银牌意味着持有者可不经通禀自由进出各宫,可谓无上荣耀,星芝浮兰闻言随即谢恩,落落大方的坐回原位,似又有些不同。

姚初蝶恰巧离星辰公主施展秘法之地极近,凭借多年追魔术揭秘纪录片的经历,她敢断言,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秘法之说就能蒙混过去东西,堂堂一国公主仅在几个时辰内面色性情如此大变,绝不是个正经前来和亲的人,只是不知她究竟有何用意!

经星辰公主一展神通,接下来上场的几位也只是胡乱的比划一下随即离去,姚初蝶坐在一旁饶有兴致的一直观看,就差手里抓一把瓜子磕着了。突然发现众人的脸刷刷的转向自己,一时慌张,左右扭了扭头,差点当场撒泼。

什么鬼?居然轮到她了,她只是个小观众诶,什么比试、才华的她可一点都不会啊!叫她上去干嘛,比谁啃苹果啃的快?

见众人都在等待自己,姚初蝶摸了摸额头,只得迎着困难勇往直前,耷拉着头走到中央,试探着望向上方看不清表情的皇帝,干咳一声,小声道:"那个,臣女素来不学无术,没什么能在大家面前展示的,不过我懂点医术,不如给大家表演个现场下毒?"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姚初蝶意识到这是冷场了,刚想开口,只听皇帝淡淡的声音从上方飘来:"这倒新鲜,你想怎么下毒,随意挑了人吧,不过可别闹出人命,否则朕定将你问斩,绝不容情!"

估计皇帝有了星辰公主的前车之鉴,对所有奇葩的事情都是见怪不怪了,所以破天荒的准许了姚初蝶的胡闹,也算的上是赶的一个好时机。

姚初蝶心内暗喜,她手里这瓶毒药可是首回亲手制成的药物,尝试了几十遍绝对无半点闪失,这一关可算是能轻易混去了。

"在坐哪位愿来一试?"姚初蝶试探的环顾一周,无人应和,毕竟这种吃力不讨好、又可能失掉小命的事情傻子才愿意做。姚初蝶暗自悱恻一番,待会会不会皇帝亲旨派个人呢?

一个声音突然嚷起:"在下愿意一试!"姚初蝶纳闷的抬眼去瞧,还真有不怕死的?这个傻子就是一直躲在墙角被当人质扔在这里的倒霉太子——星布。

星布在姚初蝶满脸你是傻子的注视下有些不好意思得走了过来,伸出手示意姚初蝶可开始施毒。这小伙子不会是觉得人生没有希望了存心找死吧?

姚初蝶看这明显有些孩子气的倒霉太子,看皇帝也未有阻拦之意,只得将一颗黑色小药丸放到他的手心,见他毫不犹豫的直接吞进口中,便数着数字算着毒发的时辰。

一柱香过去了,三炷香也过去了,席上众人等的极不耐烦,有些已经拄着手臂无趣的打着哈欠了,皇帝也有些困倦的盯着毫无中毒迹象的星布,觉得自己真是鬼迷心窍,怎么会相信一个曾献过毒酒的半吊子医生呢?

姚初蝶盯着星布,星布瞪着姚初蝶,两人就这么对望着,气氛着实凝重。最终,星布忍不住开了口:"姑娘,您这药可是会先使中毒者腹部产生轻微剧痛?"

"当然啦,毒药不都是这样的吗,怎么,你有感觉啦?"姚初蝶闻言有些兴奋,莫不是这药因为服用者体质的不同才会起效得慢了些?

星布闻言,脸上浮现一丝惊恐:"姑娘此言差矣,药起效的部位不仅仅只从腹部开始,头部、肩部、背部都可以作为触发点!"

哦?这还是个同行,姚初蝶闻言微怔,继而道:"有道理,不过你毒发了吗?"姚初蝶比起药理现在还是比较担心此事。

星布不答,半晌,又慢吞吞道:"姑娘,你此药可是加了茫硝!"

"那不是同巴豆有同等功效的泻药成分吗?我没放啊。"姚初蝶疑惑道,不过她前几日确是闲着无事,做了点泻药打算等封玄奕让他尝尝,装的瓶子嘛,似乎跟手里攥着的这个有点像。嗯?

卧槽,我怎么拿错瓶子了?

星布在众目睽睽下捂着肚子急切得冲出了大殿,姚初蝶手拿泻药,呆愣在大殿中央一脸窘迫。

皇帝见此情景强忍住笑意,挥手吩咐搞了个大乌龙的姚初蝶可以回坐歇息去了,随即召她人再行献艺。

姚初蝶坐后片刻便听旁边几个细微的声音含带笑意、互相讲着关于她进献毒酒、惹恼德妃的桩桩囧事。姚初蝶也不再带着轻松神情望着大殿还在进行的好戏,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先闪出众人视线,待风头过去稍后再归。

心下一定,姚初蝶悄悄弯起身子,尽量不惹人注意得向后退了出去。

精彩评论:

以架空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夫人在上:国师大人太妖孽》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花生米豆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花生米豆的设定中,男主角(姚初蝶,闻言)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姚初蝶,闻言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花生米豆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