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惹火狂妃:王爷放肆宠》空间狂妃王爷太放肆TxT Twink 惹火狂妃:王爷放肆宠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10-09 15:05:14

《惹火狂妃:王爷放肆宠》空间狂妃王爷太放肆TxT Twink 惹火狂妃:王爷放肆宠男妃文 已完结

《惹火狂妃:王爷放肆宠》

来源:互联网 作者:执笔点卿妆 分类:架空主角:商衍,金狐纹

光环人物是商衍,金狐纹的小说《惹火狂妃:王爷放肆宠》此文是执笔点卿妆最新力作的架空文,文笔无与伦比故事百看不厌,绝对是极力推荐的热销小说,小说剧情回顾 犹豫了片刻,苏流安放弃了抵抗。若是这男人死了,她终究是落不得好。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心软了。商洐之忽然感觉到她不再挣扎了,连忙放开,却见怀中的小女人还好好的,长长出了一口气。苏流安借此空挡,将他推得远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犹豫了片刻,苏流安放弃了抵抗。

若是这男人死了,她终究是落不得好。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心软了。

商洐之忽然感觉到她不再挣扎了,连忙放开,却见怀中的小女人还好好的,长长出了一口气。

苏流安借此空挡,将他推得远一些,“去处理你的伤。”

可某男似乎并不听劝,起身将苏流安抱起,大步流星的往床榻去了。

这男人是有多久没碰女人了,连伤都不顾了吗?

苏流安有些无奈的想,却推不开男人,被他轻手轻脚的放上了床榻。

每任家母都活不过洞房花烛。

不知怎的忽然想起来这句话,商衍之眼中掩饰不住的狂喜,让苏流安疑惑的皱起眉头。

她倒不会以为这男人真的是什么杀人魔,变态狂,却猜不出他的意图,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反常人思维的事。

不过,她也并不会就这么任人宰割。

商洐之压在她身上,本是冰冷俊俏的容颜,此时看她的眼神却像炙热的太阳,某种满满的眷恋和惊喜,她感觉下一刻自己就会被融化。

苏流安犹豫了片刻,还是反手从男人背后将他打昏了。

看着男人慢慢倒下的身体,眼眸中赫然是浓浓的悲伤。

苏流安心中咯噔一下,漏了一拍。

她不知道这男人为什么会对她做出这样的眼神,但是她绝不准许有人再进入她的心房。

面上恢复了冰冷,苏流安起身,打开新房的门,径直走了出去。

然而,她前脚踏出房门,床榻上的商衍之就挣开了眼。

眸子已然恢复了深邃,面目挂着生人勿进的冰冷,却掩不住眼底的悲。

他好不容易遇到了她,却终究抓不住吗?

自他出世以来,知内情者皆视他为怪物,就连母亲,也在他一岁事被他的天毒躯体侵蚀而亡。

无药可医,他被人视为恶魔,触之即亡,近之即伤。

这么多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却终究还是让方才的人儿闯入了他的心,只是一眼。

她竟然不受自己天毒躯体的影响,所以他才会做的有些过激,没想到却把人吓跑了。

双目无神的望着房梁,任脖颈上伤口流血,他已经许久不曾如此颓废了。

房外,苏流安刚出了门,就被羌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拦住了。

“拿纱布,伤药,吃食。”

说罢,苏流安径直回了房。

果然是走不掉的,这点苏流安早就想到了,不过她也没想走,她目前的处境,她很清楚。

羌成闪身拿东西,眼中是掩不住的狂喜,看到苏流安从房中出来,他就知道,自己压对宝了。

不过,拿纱布和伤药,难道这女子伤了家主?

不会的,家主的功夫,他都没办法近身。不过,转而想到苏流安衣衫上那一片暗红,他还是加快了脚步。

脚步声慢慢靠近,床榻上的商衍之回了神,这绝不是羌成他们的步子,难道是她回来了?

苏流安进了门,映入眼帘的便是金狐纹的火红色锦被上,一团黑色的身影端坐着,眸中一片冰寒。

“回来做什么?”

商洐之率先来了口,声音如腊月的寒风,让人不寒而栗。

“闭嘴,躺下。”

苏流安懒得和他废话,莲步轻移,一把将他推倒在了床榻上。

商衍之被她大胆的行为一惊,没开口,任由她褪下自己颈间的衣衫。

麦色的皮肤上一道不短的殷红色伤口,血虽说流的不凶,却也还是流着。

商衍之醒的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却也接受的了,毕竟如今的她,连一个普通的轿夫也未必斗得过。

和男人四目相对,苏流安看懂了男人的眼神,那是高高在上者长期的孤独,就如同男人身上不自觉散发旳上位者的气息。

“想让我留下就别动。”

男人想让她留下,这一点毋庸置疑。

两只玉手执起红妆一角,发力,只听绸缎撕裂的声音。

商洐之惊讶的看着苏流安将那一段绸带按上自己的伤口,心中五味陈杂,那可是女子最珍视的嫁衣啊。

“你……”商洐之看着自己身上的女主,竟不知说什么好。

“主母,您要的东西属下带来了。”

“拿进来。”苏流安避开男人的眼神,“自己按着。”

说罢,便径直下床去了,那种眼神,她怕自己再看下去会控制不住……

羌成推门进来,见自家家主黑着一张脸半躺在床上,觉着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

“属下告退。”

将手中托盘放在门口,羌成一阵风似的跑了。

废话,家主的那表情,不跑以后铁定没好日子过了。不过,这次的主母,终于有戏了。

无奈的看着大开的房门,苏流安略微无奈的撇撇嘴,将紫檀木托盘拿着,“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将饭食摆上桃红色的圆桌,瞥了一眼床上的某人,苏流安面无表情的说道,

“起身,上药。”

近一日不曾吃食,她已然饿了,却还要伺候这个素不相识的便宜丈夫,真是没天理。

商洐之望着苏流安,听话的起身,“你要什么?”

说着,商洐之修长的手指解开了黑色锦服,精致的锁骨和大片的麦色皮肤映入苏流安眼帘。

除去那不合时宜的伤,商洐之可以说是一件艺术品了。

“嗯?”

苏流安拿起伤药涂抹在那道伤上,疑惑的发了一个单音节。

“什么可以让你留下?”

直直的望着苏流安,商洐之的眼神好似要被抛弃的小宠,哪里有半点方才冰冷的模样。

“你娶新妻,我便离开。”

利落的打好绷带的结,苏流安的眸子对上了商洐之,说得果断。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接受有人和她共夫,即使她不喜欢,也不可以。

“不会有那么一天。”

商洐之剑眉一挑,大手揽过佳人的腰肢,把她拉近了怀里。

且不说他的天毒躯体,他也是没这个心思,像怀中这个小女人这么和他心思的,怕是世间难有第二个。

苏流安不满的皱眉,挣扎着想起身,“别闹,我还没用晚膳。”

“唔……娘子别动!”商洐之闷哼一声,发出的声音略带沙哑。

苏流安动作一僵,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身后顶着自己的那一块东西的热量。

商洐之趁机将苏流安拥得更紧了些。

精彩评论:

这本《惹火狂妃:王爷放肆宠》有看点,但主角(商衍,金狐纹)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执笔点卿妆)的个人习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